Bella's dog

Dream world(二)



“今天的mc话题是,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男生,你会做什么?” 让我们从晚比开始吧



向晚:“我的话当然是去打电竞了,毕竟我可是gamer担当,然然呢?”



嘉然:“我会先去洗手间,看看是不是变全了”



乃琳:“什么?这是可以说的吗?” 



珈乐:“然然一本正经的说怪话,哈哈哈哈哈哈”



乃琳:“宝贝,收,收一下啊”



嘉然:“嘿嘿,我说完了,该乐了”



珈乐:“我想打*机”



贝拉:(一脸震惊)



乃琳:“王珈乐!!你没有资格说然然!”



向晚:“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啊,乐的意思是要去玩游戏,最近很火的一个游戏,大家不要误会了”



乃琳:“那拉姐呢?”



贝拉:“我想找琳儿测试一下体力有没有更好”



珈乐:“乃琳,辛苦你了!哈哈哈哈哈”



贝拉:“一脸问号?”



乃琳:“拉姐的意思是要多多锻炼,好好运动,嗯,对,就是这样!!”



向晚:“我看到弹幕上说让拉姐去当屋顶工,拉姐一定可以的,拉姐力气可大了”



珈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乃琳:“……”



嘉然:“那乃宝呢?”



乃·一脸感激·琳        向·一脸懵b·晚      


珈·一怪脸笑·乐       贝·十分正直.拉


                 嘉·小天使·然




乃琳:“我的话应该想挨个亲一下大家吧”



四脸震惊+无语+怀疑乃琳入团动机




Dream world(一)



作者bb叨:本文均为作者想象,请勿当真。既然现实很残酷,那不如暂时逃避一下吧。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思路也可以分享到评论区或私信。



“然然,起来练舞了” 贝拉边敲门边说,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然然,我进来了?” 贝拉试探的问了一声便打开了门,走到床边。 面前的嘉然,紧锁着眉头,眼睛微微睁开,面色潮红。贝拉发觉到了不对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然然,你发烧了,今天先好好休息吧,不用去练舞了” 贝拉说着便准备把手收回来,一只温热的小手却拉住了她。


“拉姐,难受” 生病的嘉然声音格外软糯,夹着几分沙哑。“那我带你去医院吧,你先起来”  


“拉姐 ,抱抱” 答非所问。不过贝拉并没有拒绝,坐到床边,把嘉然捞到怀里,好声好气的劝“宝宝,生病了就要去看医生,不能拖着的,起来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嘉然把头埋进贝拉颈窝处,哼哼唧唧的说 “不去嘛~然然想再躺一会” “那就先把退烧药吃了,再躺,我去给你拿” 贝拉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房间。“不要走” 生病的然然比平时更粘人,且让人无法拒绝,这是贝拉事后得出的结论。


“那你说怎么办?” “陪我躺一会吧,就一会,好吗?” 嘉然的眼里含着泪花,伸手拉住了贝拉的衣角。


贝拉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词,小恶魔。把人一步步带入深渊的恶魔。


迟迟等不到回答的嘉然,收回了手,自己躺了回去 “队长放心,我一会不那么难受了,就起来自己去医院,你回去和大家排练吧,她们需要你”


“然然,我” 贝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事的,是然然自私了,队长平时那么忙,不应该再无理取闹的给队长添乱” 贝拉就是再笨也听出了嘉然声音中夹带的哭腔。拉开了嘉然蒙过头顶的被子。里面的人明显没有想到贝拉会这么做,用手胡乱的擦着满是泪痕的脸。


“对,对不起”但心贝拉生气的嘉然磕磕巴巴的道着歉。 “王嘉然” 贝拉冷冷的语气,让嘉然更加不知所措。正准备再次道歉却被拉进了一个温暖怀里“我想比起她们,你更需要人陪”


“拉姐,我,我”贝拉轻轻捧起嘉然的脸,拭去她眼角的泪“别哭了,哭成小花猫就不可爱了” “不可爱,拉姐还会喜欢我吗?” 贝拉没有回答,带着嘉然躺回了床上,依旧抱着她,让嘉然把头埋进怀里温柔的拍着嘉然的背,就像小时候每一次被噩梦惊醒后又总是在妈妈的温暖的怀抱和轻柔的抚摸中再次安然入睡。


舒适安全的环境让生病的嘉然很快的放松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恍惚间仿佛听到了贝拉的声音。


贝拉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家伙,回答了她刚刚的问题“当然会,贝拉会一直喜欢嘉然”


“然比也喜欢拉姐,最喜欢了” 


果然是小恶魔




“你们说拉姐怎么还不回来啊,不是去找然然排舞吗,去了快一个小时了” 向晚不解的挠着头看向乃琳和珈乐


“要不你去看看” 乃琳慢慢悠悠的回答


“不了不了,还是乐乐去吧” 


突然被突然cue到的珈乐一脸懵“什么?看啥?”


“吃火锅吗?” 乃琳把手机揣回口袋,起身问道


“吃!!晚晚请客!” 珈乐抢先回答


“什么啊!!王嘉乐!明明就轮到你了,不要想逃单” 向晚边说边挥着手洋装凶狠的跑向珈乐


此时乃琳的手机又响了,来自“贝·不当人·拉”

“谢谢乃老师,改天请你吃火锅”


今天的枝江依旧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第三篇


很久以前答应大家的文,借着这个机会发出来


不喜勿喷!感谢(鞠躬)


“冉冉,对不起,你别讨厌我,我易感期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弄脏了你的衣服真的对不起!

求求你不要不要我!” 孔肖吟自言自语似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期间宋昕冉一句话都没说上,到也不怪宋昕冉,如果你大半夜的突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用衣服堆成的小窝和一个瑟瑟发抖的前辈时你也会不知所措的!

 

“前辈,我没有怪你哟!” 宋昕冉边说边靠近孔肖吟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顺带揉了揉她红扑扑的小耳朵,把她搂进了怀里,正在感叹怎么会有人的耳朵触感这么好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声嘤咛

 

松开了孔肖吟,低下头一看,孔肖吟正乖乖巧巧的坐在床上满脸通红用那双湿漉漉的充满情欲的望着宋昕冉,身上的白衬衫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长度刚好可以遮到大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腺体已经按捺不住了。香甜的蜂蜜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见宋昕冉迟迟不说话孔肖吟就伸出了手轻轻的拉了拉宋昕冉的衣角用软糯性感的声音说 “冉冉,不要生气了……小孔,小孔超级超级喜欢冉冉!真的哦!”

 

“这是什么妖孽啊!”宋昕冉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我是个Omega,我不能乘人之危”后坐在了床上温柔的问孔肖吟 “前辈,你的抑制剂放在哪里了?我去帮你拿”

 

“小孔不想要用抑制剂,每回一用完就会头晕恶心好几天” 孔肖吟臭不要脸的撒着娇

 

“那怎么办啊?” 宋.小傻子.昕.听不懂.冉,愣了一下问道

 

孔肖吟一副计谋得逞了的样子,贼兮兮的抱住了宋昕冉的腰圆溜溜的小脑袋在腰上蹭了又蹭说 “你让我标记一下不就好了吗?”

 

“啊!前辈这可不行! ”

 

“有什么不行的,难道是你讨厌我”孔肖吟小嘴一吧嗒,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似的

 

“没有啊!人人都喜欢前辈”

 

“那你就让我标记一下呗,好不好嘛”

 

“好吧,就一次哦”

 

“耶,冉冉最棒了”

 

实在是受不了孔肖吟,宋昕冉只好同意了,低下头撩开后勃颈上的头发露出跳动着的腺体,伸手把孔肖吟的头带到腺体处

 

“前辈你要轻一点哦,这是我第一次让别人标记” 宋昕冉贴着孔肖吟的耳根说

 

望着跳动的腺体孔肖吟的眼睛更红了,她把头从宋昕冉脖颈处移开,拉着宋昕冉的领带吻了上去

 

“唔”宋昕冉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只是因为第一次亲别人还是不太熟练,只能任由孔肖吟掌握主动权

 

(老福特不让写)

 

“哈,哈……” 宋昕冉大口喘着粗气

 

“宝贝,我忍不了了” 孔肖吟说完后就压在了宋昕冉身上

 

隔天两人的队群里面全部都是控诉,不过有你全团最拽的消音姐在,大家也只能忍着了

 

 

 

第二篇


诗情画奕

 

楼梯口的老吊灯发出昏黄的灯光,酒瓶滚落的声音在寂静的夏夜尤为明显

 

王奕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喝的第几瓶酒了,模糊的意识不足以支撑她的感官,可刚刚被周诗雨拒绝的疼痛却真真切切,那种除了把心挖出来再无他法可以缓解的疼痛

 

“为什么拒绝我啊!周诗雨你个混蛋,你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吗?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回头看看我呢,哪怕一眼……”人们都说酒后吐真言,没想到此刻竟真的应验了

 

王奕对周诗雨的爱不假,可这爱情是不被世俗认同的,是违背阴阳、道德、传统的,是见不得光的爱

 

王奕可以不顾一切,但周诗雨不行,她所顾虑的太多了,她放不下的也太多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个胆小鬼,就像此刻她明明就在转角处只要向前一步,只要一步,王奕就会毫不犹豫的向她奔来,可她还是犹豫不前

 

对不起,王奕,你值得更好的,你不应该对一个懦夫动心

 

王奕喝完了酒杯里的最后一口酒,起身向前走去,走向周诗雨所在的楼梯转角

 

周诗雨感知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除了紧张之外还有一丝么明的兴奋,她一再的否绝自己对王奕的感情,假话重复的说,难免会使人遗忘真相

 

 

王奕停在拐角处说“周诗雨,我对你的好是真的,我你的爱也是真的,我曾经以为只要我足够努力就可以把你缺失的那份勇敢找补回来,我已经向你走了99步了,可你连最后的一步都不敢踏出,我没必要再作践自己了,我没那么廉价”

 

说完后王奕转过身嘲笑自己刚刚幻想周诗雨会出来的一丝念头,懦夫!

 

“等等” 周诗雨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王奕转过身等着她继续说

 

“我,我以前一直都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可现在我明白了,我也无法再欺骗自己了,王奕我喜欢你” 周诗雨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说出了这番话

 

她想如果王奕犹豫的话,她会立马退回去,恪守本分,做一个爸妈心中的好孩子,世人眼中的正常人

 

周诗雨不知道王奕在听到她那番话之后有多高兴,没有丝毫犹豫,王奕紧紧的抱住了周诗雨

 

“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永远失去你了,还好你是爱我的” 王奕强忍泪水把头埋进周诗雨的脖颈处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受了,将来会面对的困难有很多,可一想到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的不害怕了” 周诗雨也对王奕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昏黄破旧的老吊灯彻底暗了下来,楼道里逐渐加重的呼吸声,两团火苗的融合让黑夜变得明亮,没有人会再退缩,她们早已密不可分

 

世俗无法阻止任何勇敢的人相爱

 

爱是人类凌驾于性别之上的情感,是神圣的从不肮脏。

 

 

 

 

 

 

 

第一篇

 

  璇转火锅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村上春树


医院外老树仅剩的几片枯叶被风吹落,重症监护室的床上躺着面色苍白的刘增艳。


“增锅,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你肯定猜不到,是可乐!医生说你的病情有所好转,可以喝一点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段艺璇的语气由一开始的假开心逐渐夹杂着哭腔


“别哭了,我还没死呢,咳咳,咳咳咳”微弱的说话声音都没有咳嗽声大


“我才没哭呢!”


傲娇的人,刘增艳心想。抬头望向眼前的人,从自己检查出脑癌晚期的那天起到现在不过才短短几个星期,面前的人脸色没比自己好哪去,本来就不胖,现在更瘦了。黑眼圈是怎么遮都遮不住的,还有布满眼睛的红血丝……,竟让这个原本活泼开朗的人儿多了几分沧桑


“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是喜欢我,喜欢的不行了吗?”


如今再面对这个人的臭屁竟没有一丝想骂她,反倒觉得很安心,果然还是个小孩啊。


刘增艳盯着段艺璇认真的说“喜欢,喜欢的很”


“嗯,……”段艺璇明显一愣,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继续臭屁“我就知道你喜欢我”


“对了我跟你说,今天我去买可乐的时候老板……”


刘增艳同往常一样听着段艺璇讲一天的趣事,其实那有那么多好玩的事情,只是说的人恰好是她而已,所以不论是什么事都会变得有趣


听着,听着,刘增艳突然觉得眼皮好沉,耳边的声音也渐渐消失,视线模糊,心跳缓慢下来,她知道自己可能撑不到明天了,可明天是她的生日啊!


对不起我食言了,明明答应过你以后的每一个生日都陪你一起过的……


刘增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手抚摸段艺璇那瘦出棱角的脸“你不乖哦,又不好好吃饭……”


段艺璇的眼泪随着刘增艳的的手垂下而缓缓掉落她知道刘增艳不喜欢自己哭,可此时此刻眼泪好像不受控制一般的落下,段艺璇紧紧抓住刘增艳的手直到最后一丝温度的消失


“请您节哀”医生护士说着重复了无数次的安慰的话,希望段艺璇可以放手然后把刘增艳送去火化


“人死不能复生,您放手吧,她该走了”


“她不可能死,你胡说!她只是睡着了而已,我给她买的她最爱喝的可乐她还没喝呢,我和她还要一起去看桃花呢,她说过最喜欢桃花开满山时的景色了”此刻的段艺璇已经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了


医生和护士互相传递了个眼神,这种不愿相信事实的人他们见的太多了


两位护士拉住段艺璇,另外的人把刘增艳推出了病房,门外是刘增艳的家人,他们知道自家女儿喜欢段艺璇,他们虽然不赞同但还是给了两人最后的体面,让两个人好好告别


那天以后没有人再见过段艺璇,只是每逢刘增艳忌日的时候坟前总是会有一枝桃花


那淡淡的粉色,如同两人初见时的清晨,和她离去的那个黄昏







不知道啥的东西


本来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可是耐不住有人偏偏要告诉我,好吗,告诉就告诉吧


可是!可是!我猛然间发现竟然只有我一个单身狗!


所以我决定了如果我30分钟内还单着我就不更文了!!!(闹着玩的,今天晚上随机掉落各cp的文)


蹲蹲好!!!


886,肝文去了





对了大家节日快乐✧٩(ˊωˋ*)و✧!!!

我不会煽情


“许佳琪,我可以亲你吗?” “消音你喝多了” “没有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哼!”

 

看着面前这个奶呼呼的小朋友许佳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亲了一下孔肖吟的鼻尖

 

“嗯!kiki你不是说不亲吗?” “笨蛋” 没给孔肖吟回话的机会,许佳琪拉着她的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孔肖吟,你这么不让人放心,将来这么嫁的出去啊” “没关系呀!kiki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的!”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kiki不在了,谁来保护你呢?” “不会的,kiki答应过我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

 

“好,那我就保护你一辈子”

 

“kiki” “怎么了?” “你看今天有好多星星啊!好美!” “是啊,真美” 许佳琪看着孔肖吟温柔的说。“你也很美”孔肖吟回了许佳琪一句

 

夏日的夜空下,两人手拉着手,去了大排档 。




那个,大家如果有合适的梗的话可以分享在评论区,cp也行,有时间会写文的


感谢观看

短篇


孔肖吟×秦卿


(ps:作者小小的诈尸一下)




一、表达爱的方式


今天孔肖吟一见面就发现秦卿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终于在被第N次看后孔肖吟实在受不了了便问 “阿卿,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怪怪的?”


被问的人害羞的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孔肖吟捧着秦卿的脸说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姐,姐帮你揍他” 


秦卿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对着红唇就亲了上去


“唔,你” 孔肖吟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不过秦卿也只是轻吻了一下,就松开了,然后缓缓开口道 “今天我在电视上看到对喜欢的人可以用亲吻来表达爱意,我看你一直没有亲我,于是就……” 


“希望你不要讨厌我,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以后不会再亲了” 秦卿看着愣住了的孔肖吟失落的低下了头


孔肖吟没有说话,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亲了上去,不同于刚才的疏浅,孔肖吟的吻是温柔而猛烈的,吻到最后变成了霸道,长驱直入的收刮着秦卿口腔里的空气,直到她喘不过气才松开


“宝贝,你知道表达爱意的另一种方式是什么吗?” 


因为刚才的亲吻而满脸潮红的秦卿,憨憨的摇了摇头


孔肖吟着实被可爱到了,低头又轻轻的亲了一下秦卿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 说完就抱着秦卿去了卧室


“嗯,肖吟,够了,真的够了,不要了”


“再来一次,最后一次”


“你上回也是这么说的!”





二、口红


秦卿坐在孔肖吟旁边静静的看她画妆,眼影,眉笔,腮红,眼线……一样一样的被孔肖吟用在脸上


“其实你不用化妆也很好看的” 秦卿自言自语似的说


“你说什么?” 我们的大听觉担当问


“没什么,对了,我来帮你涂口红吧” 秦卿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兴奋的说


“好吧” 孔肖吟也不想打发秦卿的积极性就随手拿了一支口红递给了她


秦卿接过口红后对着镜子往自己的嘴唇上涂了上去


“不是说好了给我涂的吗,你怎么自己画上了”


孔肖吟的疑惑很快就被消除了,微凉的薄唇。缓缓落下,找到目标后,吻了下去。由于一会儿孔肖吟还要出门,所以秦卿并没有做的太过分,只是短暂的厮磨了一会儿,便分开了。离开时,还调皮的轻咬了一下孔肖吟的下唇。诱惑的说:“肖吟看看镜中的自己,这唇我涂的可好”


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孔肖吟愣了几秒,然后伸手拉住了秦卿的衣领,半强迫着让她抬头看自己。


“阿卿,再来一次可好?”


“你个欲求不满的混蛋!嗯,轻点,疼”


“明明是阿卿先勾引我的,还有我很喜欢这样主动的阿卿”


最后这门也没出去


第二天,腰酸背疼的秦卿,表示自己再也不要主动了。不然换回来的只有无休止的运动




这是什么情况

7sense???????